放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在这里。

这里大概主要是翻译点啥吧
也许自己写点什么←然而笔力完全不够
或者自己做的什么啦←然而懒癌已晚期

Altair/Malik(AC)←可以萌一辈子
Cass/all/Cass(SPN)
Watson/Holmes(神夏)←cp初心

震京、酒白

爱客(万合天基)

没有cp洁癖【大概因为圈冷有吃就不挑【。

最近大概属性👉爱总老残粉啦啦啦

这篇文坚定了我掉进煜爱坑的决心哼唧

萧沧海:

【煜爱】【伪粮食】饮鸠

张本煜躺在长毛地毯上,试图感受周围空气里的最后一点余温。

可毯子裹的再紧也没用,他翻了个身,无可奈何的承认了这夜即将失眠的事实。

报告老板贺岁版拍摄过半,剧本大纲在团队自我怀疑和自我膨胀的拉扯下扭曲变形,所有人几乎都达到了某种极限,全靠猛灌梦想这碗心灵鸡汤过活。

都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,可做起来太难。

他微微侧身缓解了一下僵直的背部肌肉,想到在更早之前,团队所有人全力以赴同一个项目的时候。

那是一种进退维谷的艰难,编剧一栏列上许多名字,幕后无奈走到幕前,是豁出去的要拼一次。

后来他们火了,势如破竹。

子墨曾经形容过,他们逃离了名为失败的黑洞,然后必须回归各自原本的坐标。

张本煜那时因为喝大了只能趴在酒桌上安静的听着,目光越过杯盏刚好可以看到叼着烟的小爱露出有些寥寥的神情。

他还记得上次见到这个表情的时候,是个和他们一路打拼的兄弟宣布离职。

那天晚上小爱在配音室依旧加班到凌晨,本煜整理完手头的台本后冲了杯咖啡送去,却看到他一脸怔忪的样子。

小爱面前的脚本写满密密麻麻的字,仔细看就不难发现,这已经是下周才要准备的工作。

他把咖啡推到小爱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我陪你。”

那日他们通宵赶出了好多配音脚本,天光时小爱才趴在桌上沉沉睡去,旁边是已经放凉发酸的隔夜斋咖。

团队之后又经历过几次震荡,茶水间的涤虑咖啡机却越换越高级,本煜小爱出镜的机会也越来越多。

高科技少女喵里面,贱萌贱萌的父王摇身一变成了屌丝李柯男,不用说话靠脸吃饭的小爱则成了他的大表哥。

在特意搭起的影棚里,一众主创加班加点的工作,席地而睡更成了一种习惯。

也就是在一个无比寻常的午夜,睡熟的小爱从沙发上摔到本煜怀里。

那个拥抱很短,短到他只感觉到小爱的头发擦过他的脸。刚刚还睡的一脸迷糊的家伙很快起身,离开前轻哼一声大概算作道歉。

后半夜他睡在哪里本煜全然不知,他只是大睁着双眼望着漆黑一片的棚顶,感受半边身子的酥麻,以及失眠带来的困扰。

两相比较,似乎当时的自己更好受一些。

可回忆每被翻起,过去残留的余温都会有一部分消散在尘埃里。

本煜翻身坐起,抬手缓缓揉按着背部酸痛的肌肉。

“肌肉错位就去看医生,老这么忍着叫兽也不给你涨工资。”

黑暗中传出把好听的男声,本煜回头去找,分辨了一会儿才看到小爱的轮廓。

“你又趴着睡着了?”

“从你抱着被褥过来我就醒了。”

本煜认真想了想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,莫名的有些后悔。

“还回去吗?”

“走不了。”短暂的沉默,“能给我拿下热水袋吗?”

“你等一下。”

本煜走到茶水间,热上个公用的暖水袋,又找到条厚厚的毯子。

他回身望去,小爱趴在办公桌后面,枕着自己的手臂,露出半张满是胡茬的脸。再走近些,就能清楚的看到他微蹙的眉头。

他想伸手抚平那些折磨,小爱却似乎早有准备,睁开眼懒散的开口,“你不能总这样。”

他支起手肘,唇角扯出个不大的弧度,“有病得治。”

本煜沉默的点头,然后伸出双手,把小爱抱起来。

“张本煜。”

他这一声叫的很轻,最后一个字甚至只剩了气音。

“你得躺下。”陈述的语气里毫无波澜,本煜知道这个拥抱也不会比上一个长多久,他从不贪恋。

哪怕气氛沉默他还是坚持用毯子裹住了小爱,然后为他拿来热好的暖水袋。

捂着膝盖的男人少了平时挑衅时的神气,本煜和衣躺到旁边,依旧是失眠,却不再感到那么难熬。

小爱将身体蜷起来,本煜越看越觉得这人好像一只煮熟的虾子。

“晚安。”

“嗯。”

张本煜望着漆黑的屋顶,感到原本聚集起来的余温又开始溢散。

未入肠胃,已绝咽喉。

不过饮鸠止渴而已。




END

评论
热度(31)
  1. 水溶小透明沧海一狸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这篇文坚定了我掉进煜爱坑的决心哼唧

© 水溶小透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